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211章 野汉子

  蒙蒙亮的天,四下都没人,池塘边也没人浆洗。

  可是,腊花却看到一个人影从大路边的一座院子里出来,那个人影出来后,四下张望了下,便赶紧往村南边那边跑去了。

  边走还在边系裤腰带,拢外衣,一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样子。

  腊月原本还以为是杨华忠或者小洁爹他们起床了,可转念一想不对啊,那是老杨家五房的院子。

  杨华洲不在家,那人的身形也不像是大宝……

  大早上从老杨家五房的院子门里出来,那会是谁?

  五房现在好像就鲍素云和绵绵娘俩在家住,难道是鲍素云相好的?还是绵绵……

  腊花被自己的这个发现惊呆了,也激动坏了,要知道她从前可是跟刘氏一块儿拉家常的长舌妇中的一个,对十里八村各种奇葩事时刻保持着异于常人的敏感。

  当下,她粪也顾不上捡了,跟着那个跑远的男人身影追去。

  结果就看到那个身影绕了个圈子跑进了村南头,接着就不见了。

  是咱村的汉子!

  当天,腊花就把这事儿告诉了自己经常一块儿说闲话的‘好姐妹’小娥。

  “……小娥,这事儿我可就跟你一个人说,你可千万别去外面说啊……”

  小娥拍着胸脯保证:“腊花姐你放心,出你嘴入我耳。”

  小娥听完,激动得跟打了鸡血似的,在家里喂猪喂鸡剁菜的时候满脑子都在琢磨这个事儿,憋得面红耳赤。

  刚好隔壁的周婶子过来借筛子,小娥把周婶子拉到灶房:“……有个事儿跟你说,老杨家五房勾搭野汉子……这事儿我可就跟你一个人说了啊,千万别外道。”

  周婶子点头如捣蒜:“咱几十年的老邻居了,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晓得?我这嘴巴比那铁箍还要严实哪!”

  周婶子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李家媳妇,俩妇人站在院角,周婶子嘴巴上的铁箍松了,将这事儿添油加醋说给了李家媳妇。

  “不能吧?那鲍素云进门这么多年,没听到过半点不好的事啊,会不会看错了?”李家媳妇在这件事上表现出几分严谨。

  周婶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“我可没瞎说,她们亲眼看到了呢!”

  她们?

  好吧,群众的眼光都是雪亮的,李家媳妇信了。

  李家媳妇知道了,全村一多半的媳妇就全知道了。

  媳妇们知道了,自家男人也就不得不知道,男人女人们在一块儿聊这个事儿,也没避讳着孩子,小孩子们也都晓得了。

  这一整天,杨家五房母女两个偷汉的事,飓风般席卷全村,成为村头巷尾,田间地头热聊的话题,其火热度把榜首张祥子母子嚯嚯的话题都给压下去了。

  骆宝宝进门的时候,气呼呼的。

  孙氏正在纳鞋子,看到她这副样子,不由愣了下。

  “宝宝,你这是咋啦?咋气呼呼的?”孙氏不由问。

  骆宝宝道:“跟二霞她们打了一架。”

  二霞?

  孙氏立马想起来了,是王洪涛家的大孙女,年纪跟骆宝宝差不多大,平时经常在一块儿耍。

  “好端端的为啥要打架啊?”孙氏不解,起身过来拉住骆宝宝的手耐心询问。

  骆宝宝鼓着腮帮子:“她们混账,说一些抹黑我五嘎婆和绵绵姨娘的坏话,我不爱听,就跟她们打起来了,不过我赢了。”

  孙氏愣了下,“啥抹黑的话?你快些说给嘎婆听听。”

  骆宝宝便把自己在外面听到的说给了孙氏。

  孙氏大愕,随即气得不得了,“这帮人真是瞎扯,压根就没有的事儿!”

  很快,杨华忠就回来了,跟杨华忠一块儿过来的还有大孙氏。

  大孙氏神色很不好,杨华忠脸色也不好,显然他们两个也已经听到了外面那些不好的传闻。

  “这可咋办?外面都在说五房的事儿,真不晓得是哪些人瞎编的谣言,真是气死人了啊……”孙氏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  大孙氏道:“让老三直接去村里讲,这是没有的事儿,谁敢再嚼舌根子,就抓去官府!”

  孙氏道:“可有些事儿,越是动蛮力,就越发让别人觉着咱是心虚啊,咱得从根本上帮五房洗脱这个污点。”

  杨华忠也是愁眉不展。

  这时候,大志过来了,跟骆宝宝一块儿过来的。

  “嘎公,嘎婆,大舅奶奶好。”

  他斯斯文文的给长辈们见礼。

  孙氏他们勉强笑了笑,“志儿的身子全好了?”

  大志点头,“多谢嘎婆关心,我没事儿了。”

  孙氏点点头,接着又去为五房的事情头痛去了。

  大志安静的坐在一旁,看着长辈们这份犯愁的样子,忍不住再次插声道:“嘎公,嘎婆,据我所知,五嘎婆和绵绵姨娘昨天就离开了家吧?”

  孙氏点头:“是啊,昨日下昼就走了,去了蒋家村走亲戚去了。”

  大志笑了,“这就好办了,我这里有一计,或许可以掰回一局。”

  ……

  一整天里,大家伙儿都在谈论这件事,可是老杨家五房,三房,全都闭门不出,也没人出来说半句话。

  这落在村人眼中,便是心虚,是默认了,于是这议论就越发的凶猛。

  老张家,祥子娘和张祥子娘俩面对面吃夜饭,也在谈论这件事。

  祥子娘一脸兴奋,夜里专门多炒了几个菜,还弄了一碗盐水花生,倒了两碗烧酒。

  “儿子,还是你厉害,想出这个好法子,哈哈,今个我去外面转悠了一圈,大家伙儿都没搭理我,全都在说老杨家五房的事呢。”

  “这个鲍素云和绵绵,经过这一趟,名声都被毁掉了,哈哈哈,这一整天她们吓得连脑袋都不敢露,更不敢出来辩解半句。这个哑巴亏,她们娘俩吃得实实在在的。”

  张祥子一脸的得意,抿了一口小酒。

  “娘,不是我自夸,我就是算准了这种事她们没法出来辩解我才偷摸着去她家的。”张祥子道。

  “咱村那些长舌妇最让人讨厌了,见风就是雨,我装作从她们家院子附近过来,弄几下衣裳,那些长舌妇看到一个背影就开始琢磨那么多,哈哈哈,有意思有意思,这下让她们也尝尝被人泼脏水的滋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