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0969章 没味道的屁

作品:重生似水青春|作者:鱼人二代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9-11 21:07:46|下载:重生似水青春TXT下载
  申大鹏很感动谢广珅这个陌生人对他的关心,可是他连县里的朱家都不怕,还会怕一个他前世今生都没听过的陆家?

  “有那么多执法的人在,我不信有人会那么大胆,敢当着警察的面、在政府大院里打架斗殴。”

  对于谢广珅的好意,他并没有直言拒绝,而是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,瞥了一眼人群外围的警察和城管。

  申大鹏不希望看到事情闹大,那是因为他父亲身居公安局局长,主抓安全方面,一旦出现问题,难免要受到责罚,但陆时波如果真的和司机们发生了矛盾乃至冲突,刘宁臣和郭磊也是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。

  “老谢,快去看看吧,小侯还跟那帮人在一起呢,那小子和吕浩荣都是犟脾气,别再跟陆时波一伙人打起来,会吃亏的。”

  “嗯,这个小侯啊,不让人省心。”

  谢广珅和老李并不担心吕浩荣会吃亏,毕竟他们三个车队二三十个人都挺齐心,但小侯跟他们并不是一路人,更说不上多熟悉,那一伙人会帮着吕浩荣出头,却不见得会保护小侯的安全。

  “吕浩荣,你小子别不识好歹,我诚心实意的亲自来找你们聊,按合约罚款一千块钱的也给你们免了,算是已经给足你们面子了。”

  陆时波身后的七八个壮汉摩拳擦掌,陆时波则尽力压抑着胸中火气,“你们别得寸进尺,增加出租车、控制或者取缔三轮车,那是县领导、市领导的决策,跟我没关系,我一个小小的出租车公司根本管不着……”

  “你要是管不着就一边待着,我们来政府大院本来也不是找你,是找县领导讨说法,关你什么事啊?”

  吕浩荣身后有一帮兄弟照着,又怎么会害怕对面陆时波几个人,不过碍于陆时波毕竟是金辉公司的总经理,他也没敢太招摇放肆,更不愿意把关系闹得太僵。

  “关我什么事?你说关我什么事?你们都在我公司签的合同,就是我公司的员工,不好好去赚钱养家,跑县政府大院来聚众闹事,你们是在闹政府、闹领导吗?你们这是在闹我、闹公司……”

  陆时波火气愈发处在爆炸边缘,可他似乎有所顾忌,依旧尽力保持冷静,相比昨天,也少了许多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“行,我知道你们来县政府是想干啥,你们的诉求可以商量,为了表现我的诚意,你们私自涨价的罚款取消,可以吗?”

  “我们自己凭本事开出租车赚钱,你就是抽成的周扒皮,再说我们跟公司签的是挂靠合同,又不是入职合同,我们才不是你的员工,而且我们现在觉得被你这种无良商人欺骗了,还不准许我们抗议?”

  吕浩荣不想把矛盾闹大,但有一帮兄弟撑腰,他也没太把陆时波当回事,况且事情已经发展到如今的程度,连司机加上看热闹的路人,加起来已经有百余人的大场面,县领导不出面给个交代又怎能说得过去。

  “你,你……你小子是真打算撕破脸皮了?你要想清楚,在青树县的出租车公司只有我们金辉一家,你是以后不想在出租车这个行业混了吗?”

  陆时波气不打一处来,可又不敢大张旗鼓的把话说绝,更不敢动粗威胁,他一大早上就接到他哥和他姐夫的电话,迷迷糊糊的被臭骂了一顿。

  平时都是他教训别人,今天被他哥骂不能回骂,他已经憋了一肚子火气,想着赶紧过来把事情处理了,又遇到吕浩荣这种油盐不进的滚刀肉。

  陆时波气的紧握双拳、目露凶光,想要用嘴简单粗暴的方法解决问题,可是他哥陆时永已经在电话里郑重警告过,决不允许跟司机们发生冲突。

  就连平时不太过问公司事情的姐夫姜利辉也再三嘱咐,尤其不能发生肢体上硬碰硬的冲突,要以最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,哪怕公司吃点小亏也认了,否则就算有交通局的人脉关系,事情也无法轻易善终。

  思考再三,陆时波终究还是忍住了火爆的脾气,摆手示意身边的壮汉保安退后,继而大声拍拍手吸引了周旁司机们的注意,“大家伙聚一聚,看在咱们都在一起合作多年的份上,能不能听我说句话?”

  “不能,我们找的不是你。”吕浩荣毫无半点迟疑的当面拒绝。

  “对,不听,不听。”

  “谁听你放那些没营养的屁话。”

  “放屁还有点味呢,你陆时波说话连味都没有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吕浩荣身边围着的都是年轻人,先不说脾气性格是否火爆,单是独属于年轻人的倔强和不屑,就不可能让陆时波这种人获得任何尊重,再加上‘人多不怕事大’的惯性思维,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开起玩笑,对着陆时波不屑的指指点点。

  “你们这帮臭小子给脸不要是吗?陆哥跟你们好说好商量不行?非得让你们吃点苦头、遭点罪,你们才能长脸长记性?我就特娘的……”

  “二牛,住手。”

  陆时波身后一壮汉受不了自己的老大被辱骂嘲讽,高高举起拳头,朝着讥讽笑骂陆时波的三两人就要开始抡拳,可是二牛手上的力道还等没攒够,就被陆时波用胳膊肘顶开了。

  “陆哥,跟他们费什么话,平时跟小鸡仔一样,现在人多就厉害了?小鸡仔永远是小鸡仔,连野鸡都算不上,装什么大尾巴狼?”

  “闭嘴,谁让你说话了?”

  陆时波恼怒大喝,他心里已经够憋气了,二牛还说大实话气他,如果能动手,他还用等到现在?还用跟吕浩荣他们啰嗦个没完?有大哥和姐夫同样、同时的警告,他又是经营公司多年的生意人,纵使多年养出些脾气,但又不是白痴,自然清楚现在的状况,温和调解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
  “听到没有?你们的陆哥让你闭嘴呢……楞呵呵的傻大个,你看什么看?这轮得到你说话吗?”小侯不知哪来的胆气,莫名其妙对着二牛比划中指嘲讽。